揭秘河北康利药业假兽药生产

热点专题 浏览(612)

抗生素是当今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抗菌药物,拯救了无数人和动物的生命。然而,随着抗生素的普及,治疗效果明显,受到许多医生和兽医的赞赏。同时,抗生素的滥用也随之而来。

动物养殖是最严重的。随着“快活鸡”等抗生素恶性滥用的频繁发生和“河南假兽药”事件的不良影响,抗生素的滥用严重影响了人类的生存环境。由于禽流感和各种传染病病毒的不断变异和更新,出现了具有强烈耐药性的超级细菌和超级病毒,就证明了这一点。

近年来,国家也加强了对兽用抗生素药物的监管。然而,在调查兽药生产大省河北省时,发现“河北李亢动物制药有限公司”不仅添加了“多种抗生素药物”、“违禁药物”和“从国外购买的抗病毒能力强的药物”,连销售经理都不知道其名称。

“河北李亢动物制药有限公司”,华东区尹经理坦言,“公司生产的所有兽药都是假药”,“大部分药物都是用‘人药’的‘下脚料’制成的”。他还透露,河北省几乎所有兽药制造商都是如此。

公共信息显示,根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约有8万人直接或间接死于抗生素滥用。可以说抗生素滥用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健康杀手。随着抗生素的滥用,曾经举世闻名的救命“奇迹药物”已经成为“毒药”和“凶手”。从那时起,人类濒临灭绝。根据这一发展,第二次西班牙流感样灾难将会卷土重来。无数的生命将为一些人的贪婪和企业的不道德付出生命的代价。

“世界末日警报”

公共数据显示,全世界每年死于传染病的人数约为700万,而这个数字在1999年上升至2000万。其中,300万人死于肺结核,这是死于传染病的最高数字。从1982年到1992年,美国因传染病和败血症死亡的人数分别增加了40%和89%。

甚至禽流感,一种以前只在家禽中传播的疾病,也开始肆虐人类。人类怎么了?为什么它如此脆弱?

早在20世纪90年代,一些科学家就尖锐地指出,传染病的死灰复燃最终是由于人类免疫系统的失灵,而这种失灵的罪魁祸首是人类发明的抵抗细菌和病毒攻击的抗生素。这种困境的主要原因是耐药细菌导致的药物使用困难。

抗生素的滥用鼓励了各种抗药性细菌的出现,尤其是在动物繁殖方面。

中国是抗生素的大生产国和消费国。年产抗生素210,000吨,是世界抗生素的“领导者”。除了出口约30,000吨抗生素外,其余都被中国人“消化”,使用量超过180,000吨(包括医疗和农业用途)。据行业统计,其中97,000吨已制成兽药,直接用于动物育种。

根据“河北李亢动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李亢制药”)华东区尹经理的说法,由于对这些(抗生素)原料药的需求量很大,大多数生产兽药的企业将使用“人们生产的下脚料”生产兽药。根据这一估计,直接用于动物的抗生素远远超过97,000吨。

“李亢制药”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创业路8号。是集兽药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于一体的现代高科技企业。是河北省民政厅批准的股份制福利企业,是河北省大型兽药生产企业。”尹经理坦言:“该公司(李亢制药)还利用人类药物的‘下脚料’作为原料,在原料短缺时生产兽药。众所周知,“剩菜”通常被称为“废料”,是生产加工过程中的废弃材料

为什么会这样?尹经理说假药不一定是假药,而是可以治病的假兽药。“它们被称为假药的原因是根据国家标准,但我们公司生产的药品可以在信息网络(即《中国兽药信息网》)上找到,那就是真正的药品。”

尹经理解释道,“国家只批准处方药,不批准。例如,氧氟沙星是几年前使用的。你认为现在有用吗?它根本不起作用,但是国家只给你这批。它除了卖挂着羊头的狗肉,用这个批号包装,然后在里面装些别的东西之外,别无他法。这是一样的。”

尹经理强调,“这些药物不能检查,使用时会被隐藏起来。”尹经理还透露,“公司现在有两个仓库,一个装满了表面上可以接受的药物,另一个装满了难以启齿的药物。”然而,尹经理承诺,“医学一定能治愈疾病”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按照国家标准生产的假兽药可以治病?为了清楚地解释康利制药(Conley Pharmaceutical)生产的每种药物的功效和组成以及伪兽药的治疗原理。殷经理特别邀请康利制药技术总监李阳。

在李阳的介绍下,李亢制药公司的整个欺诈过程开始清晰起来。

一种能治病的假兽药

李阳说他主要治疗肉鸡。经过多年的治疗,他对肉鸡疾病非常敏感。随后李阳开始介绍李亢制药公司在《禽药产品手册》年使用的兽药产品,这些产品具有很好的治疗效果。

李阳说,“为什么我们的药有很好的疗效?”他拿起李亢制药《禽药产品手册》,翻到抗病毒药物热点推荐的第6页。指着霍克坎的盐酸多西环素可溶性粉直到其商品名,他说:“这种药对呼吸道治疗非常好。最初的药物叫做“咳喘金刚”,它含有抗病毒成分。现在不是国家严格检查了吗?抗病毒药物是被禁止的,所以一些抗病毒成分已经被去除,但里面仍然有(抗病毒药物),主要是(用于治疗)呼吸道”。

然后他翻到第13页,指着商品名为诺康的恩诺沙星可溶性粉说,“拿这种药为例。如果你不能分辨是病毒性疾病还是新城疫,你可以用这种药。这种药可以治疗两种症状,但效果较慢。”

据了解恩诺沙星属于广谱杀菌药物,完全没有抗病毒能力。李阳解释道:“但它含有抗病毒成分。我真的不知道具体的成分是什么。似乎有一些“治标不治本”和其他“效果不错”。

李阳说,“我说的药都是我卖给农民的。“李阳坦率地说,其中一些药物甚至不知道它们含有什么,“它们是保密的”,“一些药物只对它们含有什么有高水平的知识”,“但疗效是好的”。

李阳告诉他,“我想加多少就加多少,不要加多少就加多少,否则你会杀了他们的”

尹经理补充道,“国家现在对兽药管制很严格”,“这就是申请批准时如何申请批准”,“没办法说里面有什么”。

为什么你不能说?李阳用一句话揭示了这个秘密。他说,“兽药中至少有五种成分,甚至更多。例如,有300多种治疗大肠杆菌的大肠杆菌药物。有些药物对某些大肠杆菌不敏感。氟苯尼考为什么对大肠杆菌有效?我还有其他药物,叫做两条腿走路。我还有几种治疗大肠杆菌的药物。这种药对这种大肠杆菌有效,那种对那种有效。坦率地说,它是一种复合药物。这不管用,那也不管用。“

而这种“两条腿走路”的方法几乎贯穿了李亢制药的所有药物。尹经理对这种情况更加直言不讳。”现在公司的药物基本上都是复方药物,因为单方药物根本不起作用,也就是说,那些国家批准的药物不起作用。”“此外,一些药物的关键成分没有披露。如果它们被披露,公司就不需要我们,我们可以自己制作出来。"

因为现在抗病毒药物如利巴韦林和金刚烷胺已经被列为禁用药物。为了使一些药物具有抗病毒能力,避免国家监管,“公司从国外进口了一些抗病毒能力强的药物,以替代已经列为禁用药物的抗病毒药物”,尹经理表示,“这种抗病毒药物非常昂贵,纯进口,每斤1000多元”,而且“检测根本无法检测出来”。

不仅如此,尹经理也惊讶地透露,“可以说所有兽药制造商都是如此”。

公开数据显示,河北省共有兽药生产企业114家,总产值40亿元,居全国第三位。根据相关公共数据统计,2011年,河北省抗生素兽药产量占全国总量的20%,近2万吨,并逐年增加。

李阳叹了口气,“按照这种用法,西医将来似乎没用了,用过的也不能再用了。”

未知成分的危害,即使是复合多种抗生素的复合药物,也是松懈的。一些专家指出,如果这种“危险兽药”被大规模用于动物育种,动物体力将出现严重的药物残留和多重耐药菌。

此外,一些药物残留和耐药菌通过食物链,被人体食用后对人体极其有害。更严重的是,它将导致超级细菌和超级病毒的出现,威胁到人类的生存,结核病、非典、梅毒等传染病将复活并卷土重来。

“危险兽药”已经进入“花都集团”等大型肉类加工企业

据殷经理介绍,康利制药每年可以实现数千万的营业额,现在仓库库存“几天内就可以用光”。

那么,危害如此之大的“危险兽药”是如何得到农民和大型企业的钦佩和广泛使用的呢?

“疗效好”是主要原因。李阳说,“这些药物已经在大连、承德、保定等地进行了现场测试,”尹经理也同意这一点。据尹经理介绍,该公司(李亢制药)还与其他大型肉类加工企业合作,提供兽药和技术指导。

根据“李亢制药”《禽药产品手册》,目前与李亢制药合作的集团包括“秦皇岛郑达集团、重庆郑达集团、成都郑达集团、昆明郑达集团、河南敖钦集团、福建森保集团、福建石闻集团、廊坊康达集团和南京雨润集团”。

他首先介绍了李亢制药与“北京花都集团”(以下简称“花都集团”)在河北承德的合作。他说,“我非常熟悉那里的农民,而且我吸毒很厉害。”

不仅如此,尹经理不怕花都集团农民使用非法药物“金刚烷胺”的情况,还承认这些非法药物“金刚烷胺”是从其他地方购买并被农民使用的。

那为什么农民使用非法药物?尹经理解释道,“价格便宜,疗效很好。使用它并负责任。”

yin manager还透露:“花都集团的大多数农民使用金刚烷胺,他们也接受使用金刚烷胺的肉鸡(花都集团),但价格更便宜,而且在中国销售。”

从李亢制药生产的兽药外包装来看,疗效明显夸大,与农业部审批备案不符。根据有关规定,它应该被列为假药。制药厂生产的兽药是否如其工作人员所声称的那样,增加了其他违禁药品和从国外购买的未知药品?制药厂生产的兽药是否如国内大型肉类加工企业的工作人员所说流向了该企业的农民,从而危及食品安全?所有这些都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和核实。

原标题:河北李亢制药业假兽药调查:令人担忧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