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农业发展道路

国内新闻 浏览(866)

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现代化。多元化是中国现代农业发展的最显着特征。我们必须深刻认识中国的国情和农业条件,如多种多样的农业资源禀赋、多种多样的产业形式和多种多样的经营主体。我们必须着力深化农业供给结构改革,坚持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加快城镇化进程、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发展方向。我们必须以中国的供给来解决中国的需求,以中国的资源来解决中国的问题,走中国特色的现代农业发展道路。

牢牢把握中国农业“资源禀赋、产业形态、商业主体、贸易模式和政策组合多样化”的鲜明特征迄今为止,世界现代农业的发展实践为我们提供了两条道路。一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展道路。这些国家耕地资源丰富,劳动力相对短缺,工业技术先进。依托坚实的工业基础,优先发展农业机械化,着力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他们在大豆、玉米和棉花等资源农产品的生产上具有全球竞争力。一是以日本为代表的发展道路。这些国家土地资源稀缺,劳动力资源丰富。通过对资本、技术和劳动力资源的集中投资,他们努力克服土地资源的瓶颈制约,寻求提高土地产出率。它们对劳动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农产品的生产有相当大的影响。

中国的国情和农业状况不同于美国和日本。总的来说,中国的农业资源是“多民少地少水”的。同时,该地区幅员辽阔,不同地区的自然资源禀赋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异很大,具有鲜明的多元化特征。这些都决定了我国现代农业的发展不能照搬美国、日本等国家的发展模式,必须走出一条独特而多元化的发展道路。

这条发展道路有着丰富的内涵和特点。

一是自然资源的多样性。与美国的资源农业、日本的精细农业、以色列的旱作农业和荷兰的设施农业等独特的农业模式相比,中国农业具有多样化的特点。东北人口少,人口多,适合发展大规模粮食生产。西北地区水资源相对短缺,适合发展旱作农业。东部和中部地区农业资源丰富,劳动力和技术资源优势明显,适合发展多种农业和都市农业。我国西南地区土地少,水资源丰富,山与山并存,适合发展特色农业。资源禀赋的多样性决定了产业发展类型的多样性,促使中国立足于不同的资源禀赋和农业生产条件,充分发挥不同地区农业的比较优势,因地制宜地确定农业产业的发展方向。

第二,工业形式多样化。从传统农业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农、林、牧、渔业产业门类齐全,能够提供世界上最大的农业产业类型和农产品类型,满足城乡居民对农产品的多样化需求。从新产业和新模式的角度来看,旅游农业、体验农业、功能农业等新兴模式正在蓬勃发展,丰富了中国农业产业的类型。农业生产性服务业也在加速发展,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工业的多元化发展催生了中国农业的深层潜在竞争力。新产业和新形式的兴起进一步扩大了工业发展的范围,也为农民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广阔的增收空间。

第四,贸易模式多样化。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深化正在重塑世界贸易格局。目前,中国已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贸易关系,并不断扩大对外开放与合作。中国对国外资源密集型农产品的依赖持续上升,呈现出多元化的贸易格局。在巩固和提高国内供应能力、扩大多样化进口渠道和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方面,需要长期规划和全面考虑。

第五,政策组合多样化。新形势下,我国农业支持和保护政策得到了调整、优化和完善。政策的精确性和方向性不断提高。通过多样化的政策组合、有针对性的定位和精确的政策实施,农业竞争力不断提升。具体表现为:补贴政策坚持绿色发展方向,从支持产业发展扩大到生态补偿,逐步从直接生产补贴转向生态环境补贴;在金融政策方面,要注重产品创新,适应农业和农村发展的需要,加快金融产品、机构和服务的改革,满足多元化主体的金融需求。在保险政策方面,我们将促进覆盖面的扩大、产品的增加、标准的提高,创造更多的保险类型,覆盖更多的农业产业、主体和品种,从保险成本向保险收入转变,从保险不完全成本向保险全额成本转变,更好地发挥保险的功能。同时,鼓励各地创新农业政策工具,增强政策组合效应,加强政策对产业发展方向的引导。

正是由于资源禀赋、产业形态、管理主体、贸易模式和政策组合的多样化特征,中国农业必须因地制宜,走中国特色的现代农业发展道路。

始终坚持三个基本方向

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加快城镇化进程,继续扩大对外开放

立足中国国情和农业形势,推进现代农业进步、健康、有序,必须始终坚持三个基本方向。

一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从农业的发展要求来看,中国人必须牢牢地把饭碗握在自己手中。无论现代农业发展到什么程度,农业中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始终是确保粮食安全。最重要的是确保口粮、生猪等重要农产品的稳定供应,这是关系到国家营养健康水平和促进农村产业繁荣的重要支撑。近年来,中国的粮食产量连续几年保持较高水平,但从长远来看,中国的粮食生产和需求仍然保持着紧密的平衡。尤其是当前,经贸形势复杂多变,重视农业和粮食尤为重要。我们必须始终收紧粮食安全线,牢牢把握粮食安全底线。

第二,加快城市化进程。从农业发展的外部环境来看,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应该协调发展,同步推进。目前,农业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长率超过10%。虽然第一产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率高于第二、第三产业,但现阶段劳动力就业结构与国民经济产业结构的不平衡表明,减少农业劳动力并继续提高第一产业劳动生产率的空间仍然很大。为此,我们应继续推进分工,坚定不移地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推动劳动力从低生产率部门向高生产率部门转移。

三是继续扩大对外开放。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来看,我们应该同等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