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地方官员靠厕所生猪套取国家补贴

国内新闻 浏览(981)

近年来,一些国家补贴,如家电补贴、生猪补贴和柴油补贴,涉及生产和生活的许多方面。然而,原本是针对重点支持领域的优惠政策,现已成为一些地方官员眼中的“唐僧肉”和获得国家补贴的“荒谬”手段。当巨额资金被一层一层地切断以致富时,如何切断延伸到财政补贴的“黑手”?

现象

“奇花异草”作弊:厕所和活猪轮流登台

河南省襄城县官员丁某利用其县爱卫办主任的职位,谎报农村厕所改造项目中厕所改造的数量,收取了8万元的国家个人消费补贴。他首先因腐败被判三年徒刑。

尽管与农业有关的欺诈和赔偿案件数量不多,但在这些“苍蝇腐败”案件中,猪、大米、蔬菜、温室和杀虫剂都成为他们试图“染指”的领域,其特点是持续时间长,涉及范围广。据广西河池检察机关介绍,2013年,调查人员发现监管人员与屠宰厂勾结,勒索国家对死猪无害化处理的补贴。参与这一系列案件的人数达到52人,一些腐败和渎职行为持续了5年。一个贫困县的商业局局长甚至打电话给出纳员和会计,讨论如何获得补贴,并设定了一个“目标”,要求屠宰场按比例报告处理金额,以骗取国家61.2万元补贴资金引进当地调查员。

此外,即使是那些已经去世多年的人也没有“放开”他们的困难补贴,从而骗取了国家的民政经费。2014年8月15日,江西省赣州市新丰县第一人民政府研究所所长陈某在得知国家津贴、低保和安置困难补贴的领取者死亡后,隐瞒了许多补贴领取者的死亡信息,利用申请审批和发放补贴的便利,骗取死者存折,使用其他低保领取者的账号,煽动他人开立另一个存折,盗用国家补贴。他最终被判处6年监禁,开除党籍,并被开除公职。

分析

欺骗与补偿“三步走”:顶部欺骗与底部欺骗、内外合作、利益共享

骗取国家补贴的第一步是顶部欺骗与底部欺骗,编造相关材料以满足领取补贴的条件。以生猪养殖补贴政策为例。生猪标准化规模化养殖场改扩建工程是国家支持项目之一。从中央预算中安排资金,为符合政府制定的标准化养殖场要求、需要改建和扩建的养猪场提供财政支持。记者调查发现,2014年,广东、福建、安徽等地伪造生猪养殖申请材料,伪造申请资格,获得国家财政补贴资金。

看似严密的监管环节在实际操作中有“活动”空间。广东省韶关市一起骗取国家生猪养殖补贴案件中,农民和公职人员“串通”编造虚假申报材料、虚假生猪出栏量、虚假项目建设计划、虚假环评意见等。甚至“聪明”的官员也明确暗示“农民只要交出一部分“检验费”和“材料”,就可以顺利获得数十万元的补贴”。

利益分享是骗取补贴的最后一步。地方政府监管部门之所以如此努力地“服务”企业或个人,是因为利益是唯一的驱动力。在这一利益分享链条中,它已成为腐败和腐败的“温床”,同时,它“培养”了与双方勾结的中介人员。在韶关的欺诈和赔偿案件中,通过中介机构骗取的专项补助资金金额达到140万元。

措施

“激进”欺骗与补偿:阻断与节约相结合,外部监督力量均等

徐星,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