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中美经贸发展应靠市场力量和商业规则

国内新闻 浏览(1907)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签署了一份备忘录,根据“301调查”,对中国发起“贸易战” 自那以后,白宫助理在不同场合表示,他们希望与中国谈判。一方面,他们表示“乐观”,另一方面,他们要求中国减少对美国的1000亿美元顺差。 中国国际贸易协会中国-美国-欧洲经济战略研究中心联合主席李勇日前在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表示,要求中国政府承诺减少1000亿美元的盈余是一种缺乏贸易常识和逻辑的需求。中国政府不能也不应该接受美国的要求。

赤字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美国301调查的焦点之一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 美国商务部2月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达到3752亿美元 这一数字已成为美国最近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和滥用单方面行为的重要依据。 对此,李勇表示,“美方应该正视赤字的原因。贸易是由企业完成的,不是由国家完成的。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不是由中国政府造成的。赤字背后有复杂的原因。” 除统计差异外,中美贸易逆差是一个系统的经济问题,它是由中美两国的经济结构、国际分工、价值链定位等多种因素决定的。它是经济全球化条件下企业市场选择的结果,而不是政府行为和人类干预的结果。 中美经贸现状是中美企业权衡全球比较优势和贸易条件后做出商业决策的结果。相互选择的标准是最大化各自的利益,而不是考虑盈余或赤字。

李勇说,在中美经贸关系中,中国从来没有刻意追求贸易顺差,因此不能承诺减少顺差。 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积极扩大进口,促进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平衡发展。 今年11月,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在上海举行,这是中国积极扩大进口的有力举措。未来五年,中国将进口8万亿美元的外国商品,这证明了中国在政策和措施上的诚意和态度。 另一方面,政府还加强了对企业合规管理的监督,包括知识产权保护,要求企业在参与国际经济贸易活动时严格遵守世贸组织规则。 归根结底,中美之间的经贸发展取决于市场力量和商业规则。中国政府不应该也不能承诺今年将对美贸易顺差减少1000亿美元。

美国不会受到中美贸易的影响

即使在目前的经济和贸易模式下,美国及其人民真的受苦了吗?李勇表示,在今天的全球化中,美国仍在用“老式过时”的方法衡量中美经贸关系的得失,这种方法早已脱离了全球化的世界经济。 世界贸易组织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曾经提出,这是一个“世界制造”的时代。他希望,当每个国家审视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时,可以从经济全球化的价值链角度出发,而不应该仅仅根据该国进出口产品的价值来计算贸易差额。 李勇介绍说,根据中国科学院的计算,2010年至2013年,按贸易增加值计算的中美贸易顺差比传统方法计算的要低48%至56%。 长期以来,中美共同推进亚太经合组织贸易增加值数据库建设。中美贸易专家也一致认为,促进贸易增加值统计方法的改进和应用,有利于对贸易利益有一个更加客观合理的看法。

“然而,美国简化了其经贸关系,选择性地忽视了中美经贸的实际情况和美国在价值链中获得的利益。 “李勇表示,德意志银行的最新研究显示,如果考虑跨国公司在华子公司的直接销售,2015年将达到2230亿美元,中美贸易利益总体上仍相对平衡。 李勇表示,如果有必要确定谁获得了贸易利益,从全球价值链和中美在价值链中的分工来看,虽然贸易顺差在中国,但利息顺差在美国,美国算法实际上掩盖了谁是实际受益者。 关于美国声称贸易逆差影响国内就业,李勇表示,通过研究,美国就业率与其进出口贸易额之间没有明显的相关性。 但是,一旦对中国采取制裁,就会影响相关产业,进而影响经济,进而影响就业,真正损害美国人民的利益。

贸易战的结果必然会伤害双方。

李勇认为,中美经贸关系是两国关系的基石和推进器。美国特朗普政府似乎在故意削弱中美经贸关系的基石和推进器,给中美经贸关系增添了本来不应该有的内涵。 特朗普在备忘录上的签字明确表示,其目的是“中国的经济侵略”,并直接暴露了301调查背后的冷战心态。 做出这样的判断似乎是合理的:美国使用单边主义的真正目的是遏制中国的经济发展,阻止中国的和平崛起,将矛头指向《中国制造2025》,最终扼杀中国的科技发展势头。 李勇表示,《中国制造2025》的配方实际上与美国的出口管制和对高科技产品的持续禁运直接相关。 中国一直积极推动中美科技合作,但美国对此“充耳不闻”,采取单边行动和措施抑制中国的发展。这证明美国不想认真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赤字”只是一个借口。

中国主张在信任的基础上,而不是冷战思维驱动的“零和竞争”,通过对话和加强合作来解决中美经贸问题。 李勇说,“我希望美国能够客观地把中国理解为所谓的‘对手’,也希望美国能够清楚地看到中国对当前局势的判断是冷静的。如果美国坚持走自己的路,走贸易战的道路,结果必然是损失和亏损,这在美国可能适得其反,这可能不是特朗普政府希望看到的结果。”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周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