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谈村民发帖举报被抓:法律宜为维权留容错空间|发帖

国内新闻 浏览(588)

原标题:报道污染被捕的村民,法律应该对维权宽容空室|新京报快报评论

文|许玄冥

近日,备受关注的陕西省石泉县首例“涉黑案件”被告之一张海成被保释候审

据《新京报》报道,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双溪村的李司夏、张海成和魏志波多年来通过网上发帖和报道反映了当地石材厂造成的环境污染和道路破坏。他们还参与组织村民在乡村道路上设立宽墩,以限制采矿车辆通行。 目前,该案已进入二审阶段。李司夏和张海成的二审辩护律师表示,他们将不认罪。

2019年2月12日,这三个人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地方当局曾将此案宣传为典型的“涉恶案件” 尽管法院在一审中认为“这不是邪恶势力犯下的罪行”,但它仍然认为这三个人构成了“寻衅滋事罪”

一审法院认为,李司夏召集他人的目的是向石材厂“索要”各种费用。“压迫老百姓不作恶”的特点不明显,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 中“恶势力”的认定标准。这无疑是对当地行政风向的修正,值得肯定。

但是,我认为一审对“寻衅滋事罪”一案的判决也需要讨论 《刑法》第293条也明确规定了“寻衅滋事”的法定犯罪,只有4项

即情节严重的,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追逐、拦截、辱骂或者恐吓他人;情节严重的,强行侵占、任意损坏或者侵占公私财产;在公共场所闹事,造成公共场所严重混乱的

李司夏、张海成和魏志波被控通过微信和电话联系村民向政府表达他们的要求。在线发布报告;在短时间内在村道上设置宽墩等。 我认为这些行为不符合《刑法》关于“寻衅滋事罪”的规定

采石场的开放有其自身的非法问题,因为它污染了当地地区,并破坏了道路。 后来采石场首先违法,村民们后来主动保护他们的权利。

张贴和报道是公民维护自身权利的正常手段。他们也维护自己的利益,属于民法意义上的“自助”。即使村民们曾经对村里的道路设置限制,他们也不同于设置路障的“土匪和路霸”。

刑法应坚持“谦虚和克制的精神”,并为保护公民权利保留必要的灵活性空和宽容空。 只有当维权行为明显“越界”并严重危及社会秩序和他人人身权利时,才应作为犯罪处理。

2013年最高法、最高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严格限制“寻衅滋事罪”的适用

主观上,演员被要求“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虚张声势等制造麻烦”从社会危害的角度来看,应根据公共场所的性质、公共活动的重要性、干扰时间等因素,综合判断是否“造成公共场所严重混乱”。

我认为,无论从主观恶意还是社会危害性来看,三名被告的行为都不符合上述“寻衅滋事罪”的“两高”解释

公民权利保护活动当然应该在合理的法律框架内进行,但公民权利保护活动不应轻易受到指责,尤其是“惩罚” 与起诉村民相比,关闭被非法污染的采石场是正确的方法。

□徐玄冥(法律工作者)

责任编辑:朱贝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