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死万宁礼纪碑头水库非法采砂6次查处仍无效

国内新闻 浏览(1891)

水库清淤中的非法采砂已被调查6次,但万宁李记北头水库的非法采砂仍被多次取缔。水利部表示将严厉打击

砂矿。

采砂船正在非法挖掘沙子

执法人员销毁采砂船

太阳河长期以来被称为万宁的“母亲河” 万宁李记镇北投水库位于太阳河支流上游,是李记河的发源地。 近年来,北投水库非法采砂的报道层出不穷。 最近,一些当地居民也向有关部门报告,北投水库周边环境因长期非法采砂而受到严重污染。

3月31日,《南国都市报》记者跟随万宁市水行政执法监督部门和当地水库工程管理部门的监督人员到现场进行调查。他们在这里看到了许多非法采砂现场,而北头水库非法采砂现场周围的污染令人震惊。 《南方都市报》记者石祖温柏/屠接受记者采访时说:“3月31日上午9点左右,满载沙子的卡车驶出了沙场。记者沿着兴连旅游公路跟随执法人员,看到满载沙子的卡车经过。兴隆安富旅游度假区正在开发的住宅区旁边,有一条500米长的淤泥路通往北投水库的边缘。

车辆通过这条通道时颠簸不平。 在水库的边缘是一个面积近10,000平方米的中到中的洗沙和输沙转运站。沙院里还有许多沙堆。 现场执法人员表示,沙堆都是从北投水库抽取的大量沙子。 记者随后跟随参与执法的李记北投水库项目管理处处长陈郭云,穿过安福旅游度假区,看到几棵大树后隐藏着一个水库库。在一艘大型采砂船上,几名工人精于工作。

记者调查:

水库疏浚成为非法采砂,并被多次禁止。

“几天前我通知了这个采沙场的负责人撤离采沙船,但我不认为它已经撤离,采沙仍在进行中 ”说到非法采砂,陈郭云摇摇头,他觉得有点虚弱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4年上半年,北投水库非法采砂的报道就没有停止。 陈郭云表示,2013年12月,当时的北投水库工程管理处向水务部门报告了库区疏浚请求,以增加水库库容。然而,随后的疏浚变成了疯狂的采砂。

记者从万宁市水务局了解到,2013年12月10日,万宁市正式回复了北投库区疏浚事宜,明确了北投库区疏浚要求。

根据附近居民的报告,北投水库的疏浚“变酸”,变成了非法采砂,严重污染了周围环境。

据陈郭云介绍,2014年9月20日,省水利厅通知停止非法采砂。 2014年9月20日,他通知采砂现场负责人,疏浚合同已取消,采砂已停止。 当时,采石场回复说不再开采沙子。 然而,在2015年上半年,采砂现场再次恢复工作。他多次向有关部门报告了这一情况,有关部门也组织了多次罢工。然而,仍然禁止反复采砂。

村民担心:

影响农田灌溉和水产养殖,留下安全隐患

记者沿河走访,发现北投水库上游河水明显比水库中下游清澈 「由于挖沙引致下游水质混浊,附近居民在过去两年亦不断投诉。 陈郭云告诉记者,这一现象已经引起了当地水务部门的关注

“人们继续从水库中偷河沙,导致下河床被挖走空,导致下农田水土流失 “一些居民告诉记者,由于水位下降,庄稼因干旱而减产。

“由于水库里的水太浑浊,含沙量增加,农田无法灌溉。 “陈先生住在李记镇,他说早在2014年就报告说,采砂对周围农田灌溉和居民农业产生了巨大影响。 此外,水库疯狂采砂在河床上留下了大洞和隐患

执法部门:

采沙者和执法人员晚上玩“捉迷藏”和沙。

万宁市水政监督执法大队队长李欣表示,目前,北投水库采砂明显违法,水利部组织了多次罢工。

“这是我们集中攻击的地方。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们组织了六次以上的袭击。 即使在执法时,也受到个别人员的阻挠。 李欣说,3月31日上午,执法人员受到一些非法采沙工人的阻挠。 此外,一些非法采沙者还与执法官员玩“捉迷藏”游戏,经常在晚上偷河沙。

利益驱动:

每天利润高达3万元,犯罪分子敢于冒险。

针对现场的非法采砂,李欣表示,受利益驱使,一些人冒着非法采砂的风险。 李信也为记者计算了一个账户。

“以北投水库为例,每次我们组织一次罢工,我们就摧毁它的采砂机,造成的损失估计在5万元左右 但是另一方通过非法采砂每天可以获利3万元。 李欣说,目前每立方米的沙子价格约为60元,而北投水库一天开采的沙子量可达600多立方米,日利润为3万元。 因此,每次执法后,对方都在修理采砂设备后继续采砂。

记者从万宁市水务局获悉,水利部将在全市范围内严厉打击非法采砂。

分享新浪腾讯QQ空在一键通微信上的帖子

编辑:吴玉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