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特佳销量下滑引连锁反应 大股东违法公司背锅超5亿

国内新闻 浏览(1262)



sz002239.gif

热点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金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端

新浪财经讯8月16日,奥特嘉主要汽车空调系统部件发布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58亿元,同比下降25.29%;净利润2229.86万元,同比下降90.50%;扣除非净后利润1505.7万元,同比下降80.08%。去年该公司的净利润大幅下滑89%之后,其业绩再次暴跌。

该公司解释了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首先,汽车宏观市场繁荣程度较低,销售额下降拖累了营业收入。其次,汽车空调压缩机是典型的规模经济型产品,销量下降,导致每单位产品的固定成本。分配增加;三是报告期内公司继续增加研发投入,研发人员和投资人数增加,相关费用和支出大幅增加。四是公司的服装业务去年同期未售出,实现营业收入1.9亿元。在2018年下半年,服装行业已经出售。报告期内没有相关收入。第五是上年同期大规模重新安置的政府补贴和资产处置收入。去年同期的利润基数较高。

下游汽车行业的低迷导致汽车空调部件销售不畅,研发投入增加,剥离业务和补贴的基数影响较大,这也是该公司同比增长的原因下降。然而,新浪财经注意到,由于缺乏内部控制,资产减值,坏账风险和高承诺带来的巨额预计负债,可能更有可能吸引投资者的注意。

销售额下降,成本上升和毛利润率下降

2018年,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78.09万辆和2808.1万辆,分别比上年同期下降4.2%和2.8%,现在是28年来的首次下降;今年1至7月,汽车产销分别为1393.3万辆和1413.2辆。一万辆汽车,同比下降13.5%和11.4%,呈现持续下滑态势。

奥托的传统产品涡旋压缩机主要销往国内自主品牌汽车制造商,电动空调压缩机客户较为分散,电动新能源汽车市场销售主要集中在比亚迪等少数客户。

由于市场变化,这些客户的产品开发进度被推迟,市场因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的混合风险,市场风险集聚和应收账款回收风险而缩水。客户结构和市场策略叠加在一起,以扩大公司。销售的不利影响。

今年上半年,奥尔特加各类汽车空调压缩机销量为275.55万台,各类汽车空调系统产品销量为87.5万台,分别下降23.9%和27.3%。分别来自上一期。

销售额下降直接导致单位成本增加。以2018年为例,该公司汽车空调压缩机的单位成本平均增加了17.39元,包括原材料,直接人工成本和制造成本。

在艰难的市场中,价格战也重新出现,导致产品价格和销售同时下降。该公司的毛利率已从2015年的25.3%下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17.5%。盈利难度显而易见。

91d0-icmpfxa1499107.png自2015年奥托业务重组以来的毛利率变化

大额资产折旧上限

由于市场低迷,公司的库存面临巨大的减值压力。

截至2018年底,欧特嘉原始库存账面价值为10.85亿元,其中最大比例为4.29亿元,包括库存商品,原材料,产品等库存项目,总价格减少4866万元。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Otega原始库存的账面价值为9.75亿元,将按当前市场价格继续折旧。

此外,截至2018年底,南京奥嘉嘉资产集团和空调国际资产集团等五项商誉项目账面价值为19.36亿元,已计提减值准备7,792万元。这些资产与公司目前的汽车空调行业有关。如果公司未来业务未能改善,仍将进一步减值准备。

新浪财经还指出,在2015年重大资产重组后,为了剥离原有的服装业务,专注于汽车热管理的主营业务,公司于2018年9月3日与泽诚服装签订协议,包括南通金飞英服装有限公司和南通金飞达服装有限公司在内的五家服装企业。公司所有股份均转让给泽城服装。上述资产转让协议金额为1.88亿元。

然而,泽城服饰没有达成协议。截至2018年底,尚成服装剩余的1.69亿元转让价尚未支付给Otega,从而形成其他关联方的非经营性份额。

该公司表示,Zecheng的服装业务收入大幅下降,目前无法支付转让费用。还款能力存在不确定性。在担保人中,王金飞和江苏刁的偿还能力尚不确定。北京天佑及其实际控制人张永明具有还款能力,因此他们提出了5%的800万元坏账。

也就是说,当交易对手(泽城服装)和一些担保人(王金飞和江苏刁)无力支付时,Otega只筹集了1.69亿元的5%作为坏账准备,并希望北京天佑及其控股方将是保证人。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天佑的累计质押公司股份占99.87%的股份,江苏迪奥累计质押公司的持股比例为97.2%,来自质押比例,公司的两大股东或风险未来的坏账是不言而喻的。

原大股东私下刻上私人借贷公司“背锅”的官方印章或超过5亿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原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王金飞私下刻上了公司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姓名,并在贷款合同和担保合同中使用了这两个私人公章,涉及私人贷款。导致公司陷入一系列诉讼纠纷。

根据公司半年度报告的披露,截至目前,公司涉及的八大诉讼和仲裁涉及王金飞的私人印章和民间借贷。除三起案件外,原告撤回诉讼,其他五起诉讼均为公开诉讼。

其中,《刘斌诉王进飞借款未归还,诉本公司未履行所谓担保责任案》累计涉及金额万元,首次审判已失去诉讼,提起上诉;《南通亚伦家纺城置业有限公司诉王进飞等借款未归还,诉本公司未履行所谓担保责任案》涉案金额为万元;《南通综艺投资有限公司诉王进飞等借款未归还,诉本公司未履行所谓担保责任案》涉及的其他三起诉讼金额为8400万元,涉及的上述五起案件总金额高达5.3亿元。

除上述重大诉讼外,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公司还有7起未披露的小规模诉讼或仲裁案件,均为商业纠纷,涉案金额为4304.6万元。

在行业情绪低迷的情况下,大股东可能会超过5亿元“回”锅,这无疑会增加公司。

(公司观察文/昊)

公司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