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信老矣尚能饭否?利润断崖下跌 百亿级资金长期闲置

国内新闻 浏览(1483)

?

Lens Company Research

海欣老了,还能吃吗?

独立的第三方研究机构,专注于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

5657-ichcymv2650155.jpg

如果一位知名家电巨头在庆祝50岁生日时突然变成历史性的第一次亏损,会有什么尴尬?问题是海信电器很可能会遇到这种尴尬。

各种迹象表明,虽然海信电器的收入一直在努力通过不断增加的营销投资实现小幅增长,但由于营销投入过大,其利润已经陷入加速下滑的死亡螺旋中。

由于日立在2016年达到其历史利润高峰,它已经开始了利润悬崖式加速下滑的“三级跳”模式。今年的中期报告显示,该公司现已陷入亏损转换的边缘,这并未排除今年跌入历史首次亏损的可能性。

今天前“电视大王”怎么了?海鑫电器的未来在哪里?这个有50年历史的电视巨头能否再次站起来?

如果您不这么认为,问题在于海鑫账户上数百亿未使用的资金似乎总能给投资者带来无限的想象力;如果您这么认为,问题是这些大量未使用的资金似乎从未真正发挥其应用的作用。

Lens公司研究指出,长期以来,在低债务压力的情况下,海信电器既没有支付大额股息也没有投资产业链上游,下游和周边布局的未来,而是让大量的闲置资金躺在银行账户里吃低利息或享受经济回报,等待金山闲置。

利润悬崖式加速衰退,或历史性首次亏损尴尬

海信电器近期发布的2019年中期报告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51.04亿元,同比增长7.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221万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为3.36亿元。急剧下降81.48%。

aecc-ichcymv2650174.jpg

这是海信电器2016年盈利数据达到峰值后连续第三年的表现,其下滑速度持续加快。

2016年,海信电器的收入为318.32亿元,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17.59亿元,创下该公司历史最佳盈利水平。 2017年和2018年,尽管海信的收入仍然几乎没有实现小幅增长,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下降了45.05%和59.40%。显然,从2017年的45.05从2018年的59.40%上升到2019年上半年的81.48%,海信电器的业绩下滑经历了“三次跳跃”的惊人加速。

此外,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海信的利润包括大量非经常性损益,其中只有“委托他人投资或管理资产收益”高达1.33亿元人民币。扣除。经过各种非经常性损益(利润和损失),海信电器今年上半年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不仅有利可图,还损失了8622万元。

1a21-ichcymv2650217.png

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连续第三年业绩连续加速下滑后,如果今年下半年海信电器的运营状况不会有明显改善,公司很可能陷入困境自1997年以来的市场。自第一次失去尴尬局面以来;更令人尴尬的是,今年是海信电器大庆50周年,该公司最近举办了50周年庆典。

根据公开资料,海信电器的控股股东海信集团成立于1969年。它拥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海信电器和海信电器。其中,海信电器专注于电视业务并于1997年成功上市;海信电器专注于其他家用电器业务(冰箱,洗衣机,空调等)也于1999年成功进入A股市场。

作为中国知名品牌,海信电视曾多次荣获国内电视市场冠军。电视业务不仅是海信电器上市公司的核心业务,也是整个海信集团最强大的核心业务。经过50年的发展,今天的海信电器已成为一家全球性公司,其2019年的收入来自海外市场的45.92%。

然而,尽管海外市场对海信电器的低收入做出了贡献,但该公司在海外市场的盈利能力令人担忧。 2018年,海信电器的综合毛利率为15.82%,其海外业务的平均毛利率仅为7.91%,而其国内业务的平均毛利率达到22.54%。根据这些数据,可以判断:海信电器长期处于国内业务状态。

海信海外业务表现的冰山一角是,该公司于2017年推出的东芝电视业务TVS(东方影像解决方案)在今年上半年为其综合报表贡献了144.9亿元的收入。海信电器还带来了8707万元的综合报表损失。

02fc-ichcymv2650316.jpg

然而,在镜头公司研究中,与海信电器今年上半年归属于2.74亿元的净利润相比,电视网络的亏损加剧了海信今年上半年整体业绩的下滑,但它是不是结果。整体表现整体下滑的主要原因;而由于TVS的业务规模仅占海信电器整体业务规模的不到10%,其对海信电器整体财务表现的影响也有限,海信电器的整体表现不断加快。悬崖般的衰落,更应该从它自己找到原因。

营销预算的激增已经变成一场火灾,它已成为一场火灾。

在研究和分析海信的利润表后,Lens公司发现公司最近两三年收入增长的核心原因是由于疯狂营销导致的收入增长疲软,未能消化其快速扩张的成本。费用,特别是2017年悬崖式下滑后,海信电器试图通过大幅增加营销预算来扭转这一趋势以刺激销售,但并未预期其过度投资会增加销售费用,但却触发了下一步。暴力利润下降。

2017年,海信的收入增长3.26%至328.7亿元,但其毛利率较2016年下降近3个百分点,直接影响了海信近10亿元的毛利润。导致公司当年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2016年的17.59亿元急剧下降至9.67亿元,下降45.05%。

在2017年悬崖表现下滑后,海信电器突然开始大幅增加2018年的营销预算,试图通过营销扭转这一趋势。然而,在投入大量新的营销费用后,海信电器不仅对收入方面影响不大,反而由于营销中的“过度用力”和成本的突然增加,甚至更严重的利润下降。

2018年,海信电器的销售成本从2017年的22.76亿元增加到29.54亿元,净增6.78亿元,增长29.77%; 2018年公司新营销预算增幅最大在包括广告在内的营销活动中,仅此一项就增加了2.42亿元,此类营销投资仅换算了2018年海信电器6.87%的收入增长,以及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在那年。然而,在2017年的基础上,进一步暴跌59.40%,萎缩至3.92亿元,与2017年相比净减少5.75亿元。

6cad-ichcymv2650542.png

今年上半年,海信电器继续保持营销费用快速扩张的势头。其销售费用由2018年上半年的11.6亿元增加28.74%至14.37亿元,净增3.21亿元,但同样,营销费用迅速扩大。同期仅收入增长7.79%,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再次下降81.48%,基于2018年上半年。

然而,镜头公司的研究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海信在过去一两年的营销费用可能与合并的TVS有一定关系,但由于TVS占海信整体业务的不到10%,我们有理由怀疑该公司的销售成本增加应主要归因于海信增加营销投资的举措,而不是主要来自综合报表带来的增加。

原因?

2018年,TVS实现总收入26.69亿元,净亏损1.76亿元。同年,海信的销售费用仅增加了6.78亿元。 TVS似乎没有26.69亿元的收入。在超过6.78亿元的高投资成本下,我们判断海信电讯2018年和今年上半年的销售费用大幅增长应归因于海信电器的积极行为,而不是综合报告因素。被动增长。

9c7b-ichcymv2650571.jpg

此外,镜片公司的研究需要指出的是,客观地说,除了过度使用营销投资外,海信电器近年来的业绩也有所加快,其研发投入的快速增长也是相关的。

2018年,海信电器的研发投入达到11.94亿元,比2017年大幅增加59.84%,增加4.47亿元;今年上半年,海信电器的研发投入达到6.53亿元,与2018年相比。在过去的六个月同期,数据继续增长47.83%,增加了2.11亿元。

即便如此,从上述数据分析中不难看出,从绝对增量来看,海信电器自2018年以来的销售费用增长(2006年:6.78亿元)仍远高于研发费用的增幅。同期(2018年)44.7亿元人民币);此外,海信电器的利润缩减(2018年为5.75亿元)也明显高于同期研发投资(2018年441.8亿元)的增长这意味着即使海信电器的研究和开发成本如果得分没有上升,公司不太可能避免业绩急剧下降。因此,正如TVS不能成为海信电器整体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一样,研发投资也不是海信电器近年来业绩悲剧的主要借口。

海信电气在公告中明确指出,其研发投资的快速增长有两个主要原因:第一,公司本身积极增加研发投资;第二,收购TVS后合并报表范围的变化导致其增加研发费用。

然而,在经历了上述“研究和整治”之后,海信的研发投资终于赶上了行业的平均水平。根据2018年的数据,海信电器的研发投资占其收入的3.40%。根据镜头公司的研究统计,格力2018年的研发投入仅占其收入的3.49%,TCL为4.12%。海尔为2.77%,美国为3.20%。

数百亿资金已经闲置了很长时间,坐在山上什么都不做?

除了失误的财务水平之外,海信最近表现加速下滑的另一个主要情况是,作为整个海信集团的绝对收入,海信电器所在的电视行业的可持续性受到了好评。各方。题。

199e-ichcymv2650730.jpg

近年来,电视行业尤其受到互联网革命的影响。传统的电视开通率持续大幅下滑。智能电视逐渐成为消费的主流。海信,TCL和长虹等传统电视公司在硬件方面并不缺乏智能电视。能够将产品转向这个方向,但一方面,他们很难形成一个强大的生态能力,整合软件,硬件和外围服务能力,如华为和小米等新的互联网公司;另一方面,他们不可能在硬件层面上对互联网品牌建立强大的技术壁垒,因此传统的电视巨头对未来的市场竞争并不乐观。

特别是在华为最近宣布已经切入智能屏幕(不称之为“电视”并直接称为“智能屏幕”)并发布了红盟支持系统之后,业界预计会受到华为目前品牌吸引力的影响。在未来,国内电视市场可能会产生更大更快的变化。包括TCL和海信在内的传统电视公司可能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甚至可能存在这种竞争压力。将成为生存压力。

面对行业瓶颈和竞争压力,为了积极布局未来,许多传统电视巨头也正在向业界,下游和邻国拓展业务,同时开始向智能电视方向转变产品:电视领主康佳已经开始转变为多元化的发展方向。如今,康佳的供应链管理业务收入远远超过其家电业务,成为新康佳的主要收入来源; TCL的转型取得了较为成功,公司通过电视业务完成原有资本积累后,将渗透到更高附加值的上游面板领域,同时也打好了物流和服务业务。今年上半年,包括电视在内的TCL家电业务占上市公司整体收入的比例有所下降。低于50%,其面板业务和物流及服务收入逐渐成为转型后TCL的主要收入部分。这种转型布局使得TCL在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经历了利润下降。2017年和2018年,重新获得了持续大幅增长的新动力。

1ab8-ichcymv2650762.png

然而,镜头公司的研究发现,海信电器在未来的转型中似乎过于保守,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该公司账户上的自由资本储备高达100亿美元,债务压力很小,对股东来说也是如此。大规模的红利尚未有效渗透到工业,下游或周边地区。相反,他们长期坚持电视行业,这对外界并不十分乐观,允许巨额资金存入银行以低利率或收取财政收入。

截至今年6月30日,海信电器账户货币资金余额达到29.14亿元,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余额达到77.06亿元,主要原因是海信电力尚未到期的各种理财产品在到期日累计达到,总计106.2亿元,可以作为海信电器的免费资本储备。只有这些免费提供的免费资金储备才能涵盖几乎所有的海信电器。负债:截至6月30日,海信的长期和短期负债总额为114.54亿元,流动资产达到224.32亿元,总资产达到268.73亿元,资产负债率仅为42.62元。 %无论哪个指标,海信的责任压力都很小,流动性很高。

同步iFinD统计数据显示,自1997年上市以来,海信电器已经实现了14次现金分红,总股息仅为32.98亿元,不到现有免费资本储备的三分之一;近年来,海信电器的股息率大致在20%至30%之间,即公司仅使用年度净利润的20%-30%来支付股息。海信电信在股息方面绝对不慷慨。

一般来说,资本充足,债务压力低的上市公司不愿意向股东支付股息,主要是因为利用利润扩大再投资布局的长期考虑,特别是海信电器这样急需的传统电视。战略转型。巨人似乎有这样的理由,但问题在于镜头公司的研究似乎没有看到海信电器正面转型的明显证据以及公司资产和收入结构的长期投资布局。

2018年,电视业务收入占海信总收入的95.16%。自上市以来,海信的业务和收入结构从未改变。海信电器几乎从未尝试过新业务。

由于新业务从未在主营业务层面尝试过,海信电气是否通过股权投资积极部署行业,下游及周边地区?

答案是:没有,或者行动非常有限。

截至今年6月30日,海信电器的账面长期股权投资余额仅为4.13亿元,低于自有资金的短期自由准备金。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为零。

海信近年来最大的外国投资是收购东芝影像业务(TVS)于2018年完成。当时,TVS破产,其净债务达到近2.55亿元人民币。这次收购基本上只是帮助。海信电器迅速进入日本电视市场,并获得了市场份额。然而,从财务角度来看,海信对TVS的收购价值不大,但却增加了负担。此次收购无助于海信的业务转型。

6e4f-ichcymv2651554.jpg

在行业发展空间受到质疑之后,公司本身经历了业绩下滑,并担心它将陷入历史上第一次亏损的不利局面,50岁的海信将有机会电气在未来?如果是这样,机会在哪里?

根据镜头公司研究团队在过去十年的研究经验,对于传统行业的许多上市公司来说,最可怕的是在进入行业瓶颈后不会出现性能暂时下降,而是勉强踩到前者的身体。他们毫不犹豫地走了他们旅行的死胡同。

拥有大量黄金的海信电器并不缺乏未来的想象力。他们缺乏的可能只是勇气,决心和勇气。 (镜头公司研究:lensresearch)

主编:陈有然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