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景迁:怎样建构“中国”的形象

国内新闻 浏览(1762)

2t051D64G8oLtsLxImGJKIwnTy=4Z0K8mPNtboGs1ukHl1565151395733compressflag.png

《史景迁作品全集》

作者:(美国)斯宾塞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对特定明智的历史人物的关注让施景谦能够投射他的想象力,但他从未放弃对事实材料的解剖,并尊重实际情况

林伟

纪录片《纽带:东学西鉴四百年》有这样一个场景:在耶鲁大学的校园里,学生们不再通过施景谦并要求签名照片。

史敬谦就像一个明星。他与孔飞力和魏飞德一起被誉为“三国学者”,他的“粉丝团”是最广泛的。一个是因为他的作品众多,更重要的是因为他的作品很受欢迎和吸引人。有很多读者。

史敬谦毕生致力于研究中国近现代史,他是《纽约时报》《纽约书评》等媒体的特别贡献者。 2004年,史敬谦被选为美国历史学会主席,美国历史学会是美国历史的权威组织。 2010年,美国联邦政府授予他“杰斐逊主席”,这是美国文坛的最高荣誉,评论说他的众多书籍和文章“提高了西方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理解”。

恢复历史记录

史敬谦1936年出生于英国伦敦.13岁时,他就读于温彻斯特学院。之后,他进入剑桥大学克莱尔学院。大学毕业后,他去耶鲁大学深造。他在玛丽教授的指导下学习,研究中国近现代史。 1965年,施景谦因博士论文《曹寅与康熙》获得波特论文奖,并在学校去世。这部作品讲述了曹雪芹祖父曹禺的官僚生活,重点关注曹禺作为奴隶与康熙君主和曹禺的关系,以及曹禺如何履行职责。这是石景谦事业的开端,也奠定了他人生历史的历史和方法论历史基础。

史敬谦致力于研究明清历史,但它并不仅仅关注政治领域的高层斗争。他的作品描绘了一个全景的社会形象,从帝国牧师到官员和文人,再到典当和未命名的人。史敬谦擅长平移“浪费”,然后“整理”,让尘土飞扬的光芒再次闪耀。所有个人生活都回归时代背景,丰富的历史资料和生动的叙事相结合,再现了生动,动态的历史场景。

用“描绘”来描述历史学家的解释通常是不合适的,但对于史经谦来说是恰当的。

《康熙》当它于1974年出版时,它引起了轰动。这本书的副标题叫做“重建中国皇帝的内心世界”。在第一人称的独白中,通过康熙的口,用“游”来总结狩猎老人的经验,推动征税,用“治理”来总结政治策略和政治事件,用“思考”来反映追求学习和现实观点。 “寿”用来表达他的生死哲学,并用“年代”和“谕”来讲述家庭纠纷和未完成的皇帝的心灵。这六个部分是互锁的,针对武术,并且更接近于此。皇帝的心脏。

随后,在1978年《王氏之死》,继续发挥到极致。如果《康熙》的历史资料不是新的,但写作方法比较特殊,那么《王氏之死》会指出清代初期山东,禹城和栾川农村人口的贫困生活,特别是女人谁不堪重负和与他人elopes。最后,在丈夫的手中悲惨死亡的经历,使用的材料来自山东当地的编年史,当地官僚黄柳红《福惠全书》和穆松龄的《聊斋志异》相互认同,即写普通人不写,认为普通人不要思考,工作具有突破性的理解和思考意义。

史经谦作品的文学特色也得到了充分展现。这本书上写着:“王的身体整夜躺在雪地里,当她被发现时,它看起来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因为寒冷,她死去的脸颊上有一种新鲜的生活。颜色。”只要我们注意它,施景谦在每件作品的最后都有类似的风格。《胡若望的疑问》:“胡若望坐在夕阳下,看着桉树下垂的树枝。稻田已经收获,熟悉的小溪缓缓流淌,远处依稀可见山丘的轮廓。”《太平天国》:“他们在这里手里拿着一个冷酒杯,盯着天冰营村的篝火,不时有锣鼓声响起,逐渐陶醉。”

难怪那些质疑施景谦的人会批评他写小说而不是历史研究。对于主流学校关注的理论分析,这种写作与传统相悖,是不能容忍的。然而,总的来说,对特定历史人物的关注使史敬谦能够发挥他的想象力,但他从未放弃对事实材料的解剖和对实际情况的尊重。后现代历史学家海登怀特有一种说法,即历史写作有很多可能性,应该允许“叙事的虚构性”,倡导“自我再生”。一般来说,史经谦也可以被列入这个级别,尽管他自己也拒绝接受“后现代”的标签。类似于小说情节的细致修复和散文叙事的情感色彩,史经谦的历史研究已进入公众的视野。另一方面,这种写作有其缺点。一些复杂的历史事件是简单,肤浅和分散的。不可能进行深入的讨论,读者得到的“印象”,以及作者“想象力”所增添的“印象”。

追求现代性

1989年,石静应北京大学的邀请,发表题为《文化类同与文化利用——世界文化总体中的中国形象》的演讲。他认为,西方对中国的研究主要不是关注中国现实的问题,而是关注西方自身的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一直都是'另一个',他的用处可能就在这里,对于有创造力的作家和思想家来说更是如此。”

为了讨论这个问题,施景谦提到了利玛窦的情况。这是他写的《利玛窦的记忆宫殿》的主角。明朝晚期来到中国的意大利传教士努力将欧洲古典记忆技术引入明朝官邸,但很明显,西方记忆很难与中国融为一体,更不用说在利玛窦。在将船运往东方之前,该系统在欧洲受到质疑。随着印刷的普及,古代记忆训练仍然有用吗?这个问题源于传统与现代之间的矛盾,并且与东西方交织在一起。文化差异。

史敬谦北京大学的讲话强调了研究“中国在整个世界文化中的形象”,“不仅是为了中国文化的重建”,也为了世界文化的发展。施景谦的许多作品都属于中西交流与文化碰撞的研究。例如,《胡若望的疑问》写了一个汉族人,他以寒冷,草率和墨水的方式出生,作为传教助理前往海洋的另一边。 “为什么我要被关起来?”最初提出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但读者心中所引起的尴尬可能是想象一个人离家出走,无人陪伴,有些精神病患者,面对陌生人。他的思想和思想会在不同的世界产生什么样的风暴,嘈杂的信息?

无论是西行还是东行,现代世界的四百年是一个风靡全球的历史时期,并且措手不及。古老的封闭中国特别迷失,环顾四周。因此,《改变中国》从1620年代到20世纪50年代在中国写了16位外国顾问;《太平天国》写下了西方宗教在中国形成的蔑视结果;《大汗之国》从马可波罗时代写到20世纪中国人眼中的形象发生了变化;《追寻现代中国》作为美国大学中国历史标准的教科书,结合中国几个世纪的动荡和悲剧,施景谦说:“我希望现代中国的”寻求“是一致的。关注它可以揭示中国历史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当前的情况。“

在《追寻现代中国》的第一版中,施景谦说,如果我们能够以开放的心态运用“现代性”的概念,就不难发现这一概念的意义总是随着人类生活的发展而变化。中间。史敬谦的早期作品对中西文化之间的相遇更为悲观,但《大汗之国》《追寻现代中国》等后期作品逐渐表现出谨慎的乐观态度。 2010年,当他收到“杰斐逊主席”时,他就中国天主教沉宗福与英国学者海德和博伊尔之间的关系发表了演讲《思想交汇:17世纪的中国与西方》。他认为,这种接触在现代时代,西方和中国也是令人钦佩的。沟通应该加深。可以看出,历史学家对现代中国历史研究的理解也是追求发展和变革的过程。

发现中国

在现代世界,西方已经走向现代,但为什么中国落后于现代?

史经谦在追求中国400年的历史的同时,始终表现出从“过去”追求“现在”的努力。通过对石景谦的长期观察,我们可以发现秩序崩溃与重建之间的相互作用,长期停滞逐渐被缓慢的演化,传统文化因素和新外部起伏的线索所取代。想法。

费正清曾指出,在石景谦的作品中,“1644年明朝的灭亡在1911年的清朝发现了某种回声,即使在蒋介石和国民党的失败中也是如此。同样地,1644年以后的满族征服中国也可以找到与1931年至1945年间日本征服企图相同的路线。“也就是说,中国历史似乎以无穷无尽的方式重演,因此很难在保守的内向和开放之间进行导航。

中国必须先解开这个谜团才能走向现代。破解这个难题的难度也是中国人民苦难的根源。在《王氏之死》的前言中,石景谦将大王比喻为一块石头,当大海在潮落时,当石头在阳光下晒干时,在它上面蔓延的颜色会消失,但当它落在他的手掌中时,他知道石头本身正在将热量传递给容纳它的血肉。石景谦历史研究最宝贵的一个方面就是,这段历史的温度,无论是最高统治者,还是普通甚至是最低级别的穷人,都把它们看作是值得凝视的生命。

《雍正王朝之大义觉迷》主要写皇帝战略,但往往它仍在寻找市场。在这个特殊的案例中,书籍的传播,街头的谣言,人员的参与,案件的审判,甚至正在采用的道德训练手段,都体现了中国独特的社会氛围。雍正试图通过儒家“文化建构论”打破“华夷的辩护”,用“命运”解释中原统治的合法性,但证明了中国外国统治者的历史被合并。法。正如费孝通的社会学分析,中国传统社会的本质是地方性的,其基层结构和制度是非常扎实的,是道德,法律和规则的基石。然后,通过史经谦的潜在意识写作,突出了它。显示了模糊纠缠中包含的逻辑连接。

中国,这个复杂社区的建设,它的历史惯性值得保留,哪些必须被抛弃,哪些需要创新?通过施敬谦较少“历史”的修辞,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对批判历史和历史的批判。

2t051D64G8oLtsLxImGJKIwnTy=4Z0K8mPNtboGs1ukHl1565151395733compressflag.png

《史景迁作品全集》

作者:(美国)斯宾塞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对特定明智的历史人物的关注让施景谦能够投射他的想象力,但他从未放弃对事实材料的解剖,并尊重实际情况

林伟

纪录片《纽带:东学西鉴四百年》有这样一个场景:在耶鲁大学的校园里,学生们不再通过施景谦并要求签名照片。

史敬谦就像一个明星。他与孔飞力和魏飞德一起被誉为“三国学者”,他的“粉丝团”是最广泛的。一个是因为他的作品众多,更重要的是因为他的作品很受欢迎和吸引人。有很多读者。

史敬谦毕生致力于研究中国近现代史,他是《纽约时报》《纽约书评》等媒体的特别贡献者。 2004年,史敬谦被选为美国历史学会主席,美国历史学会是美国历史的权威组织。 2010年,美国联邦政府授予他“杰斐逊主席”,这是美国文坛的最高荣誉,评论说他的众多书籍和文章“提高了西方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理解”。

恢复历史记录

史敬谦1936年出生于英国伦敦.13岁时,他就读于温彻斯特学院。之后,他进入剑桥大学克莱尔学院。大学毕业后,他去耶鲁大学深造。他在玛丽教授的指导下学习,研究中国近现代史。 1965年,施景谦因博士论文《曹寅与康熙》获得波特论文奖,并在学校去世。这部作品讲述了曹雪芹祖父曹禺的官僚生活,重点关注曹禺作为奴隶与康熙君主和曹禺的关系,以及曹禺如何履行职责。这是石景谦事业的开端,也奠定了他人生历史的历史和方法论历史基础。

史敬谦致力于研究明清历史,但它并不仅仅关注政治领域的高层斗争。他的作品描绘了一个全景的社会形象,从帝国牧师到官员和文人,再到典当和未命名的人。史敬谦擅长平移“浪费”,然后“整理”,让尘土飞扬的光芒再次闪耀。所有个人生活都回归时代背景,丰富的历史资料和生动的叙事相结合,再现了生动,动态的历史场景。

用“描绘”来描述历史学家的解释通常是不合适的,但对于史经谦来说是恰当的。

《康熙》当它于1974年出版时,它引起了轰动。这本书的副标题叫做“重建中国皇帝的内心世界”。在第一人称的独白中,通过康熙的口,用“游”来总结狩猎老人的经验,推动征税,用“治理”来总结政治策略和政治事件,用“思考”来反映追求学习和现实观点。 “寿”用来表达他的生死哲学,并用“年代”和“谕”来讲述家庭纠纷和未完成的皇帝的心灵。这六个部分是互锁的,针对武术,并且更接近于此。皇帝的心脏。

随后,在1978年《王氏之死》,继续发挥到极致。如果《康熙》的历史资料不是新的,但写作方法比较特殊,那么《王氏之死》会指出清代初期山东,禹城和栾川农村人口的贫困生活,特别是女人谁不堪重负和与他人elopes。最后,在丈夫的手中悲惨死亡的经历,使用的材料来自山东当地的编年史,当地官僚黄柳红《福惠全书》和穆松龄的《聊斋志异》相互认同,即写普通人不写,认为普通人不要思考,工作具有突破性的理解和思考意义。

史经谦作品的文学特色也得到了充分展现。这本书上写着:“王的身体整夜躺在雪地里,当她被发现时,它看起来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因为寒冷,她死去的脸颊上有一种新鲜的生活。颜色。”只要我们注意它,施景谦在每件作品的最后都有类似的风格。《胡若望的疑问》:“胡若望坐在夕阳下,看着桉树下垂的树枝。稻田已经收获,熟悉的小溪缓缓流淌,远处依稀可见山丘的轮廓。”《太平天国》:“他们在这里手里拿着一个冷酒杯,盯着天冰营村的篝火,不时有锣鼓声响起,逐渐陶醉。”

难怪那些质疑施景谦的人会批评他写小说而不是历史研究。对于主流学校关注的理论分析,这种写作与传统相悖,是不能容忍的。然而,总的来说,对特定历史人物的关注使史敬谦能够发挥他的想象力,但他从未放弃对事实材料的解剖和对实际情况的尊重。后现代历史学家海登怀特有一种说法,即历史写作有很多可能性,应该允许“叙事的虚构性”,倡导“自我再生”。一般来说,史经谦也可以被列入这个级别,尽管他自己也拒绝接受“后现代”的标签。类似于小说情节的细致修复和散文叙事的情感色彩,史经谦的历史研究已进入公众的视野。另一方面,这种写作有其缺点。一些复杂的历史事件是简单,肤浅和分散的。不可能进行深入的讨论,读者得到的“印象”,以及作者“想象力”所增添的“印象”。

追求现代性

1989年,石静应北京大学的邀请,发表题为《文化类同与文化利用——世界文化总体中的中国形象》的演讲。他认为,西方对中国的研究主要不是关注中国现实的问题,而是关注西方自身的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一直都是'另一个',他的用处可能就在这里,对于有创造力的作家和思想家来说更是如此。”

为了讨论这个问题,施景谦提到了利玛窦的情况。这是他写的《利玛窦的记忆宫殿》的主角。明朝晚期来到中国的意大利传教士努力将欧洲古典记忆技术引入明朝官邸,但很明显,西方记忆很难与中国融为一体,更不用说在利玛窦。在将船运往东方之前,该系统在欧洲受到质疑。随着印刷的普及,古代记忆训练仍然有用吗?这个问题源于传统与现代之间的矛盾,并且与东西方交织在一起。文化差异。

史敬谦北京大学的讲话强调了研究“中国在整个世界文化中的形象”,“不仅是为了中国文化的重建”,也为了世界文化的发展。施景谦的许多作品都属于中西交流与文化碰撞的研究。例如,《胡若望的疑问》写了一个汉族人,他以寒冷,草率和墨水的方式出生,作为传教助理前往海洋的另一边。 “为什么我要被关起来?”最初提出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但读者心中所引起的尴尬可能是想象一个人离家出走,无人陪伴,有些精神病患者,面对陌生人。他的思想和思想会在不同的世界产生什么样的风暴,嘈杂的信息?

无论是西行还是东行,现代世界的四百年是一个风靡全球的历史时期,并且措手不及。古老的封闭中国特别迷失,环顾四周。因此,《改变中国》从1620年代到20世纪50年代在中国写了16位外国顾问;《太平天国》写下了西方宗教在中国形成的蔑视结果;《大汗之国》从马可波罗时代写到20世纪中国人眼中的形象发生了变化;《追寻现代中国》作为美国大学中国历史标准的教科书,结合中国几个世纪的动荡和悲剧,施景谦说:“我希望现代中国的”寻求“是一致的。关注它可以揭示中国历史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当前的情况。“

在《追寻现代中国》的第一版中,施景谦说,如果我们能够以开放的心态运用“现代性”的概念,就不难发现这一概念的意义总是随着人类生活的发展而变化。中间。史敬谦的早期作品对中西文化之间的相遇更为悲观,但《大汗之国》《追寻现代中国》等后期作品逐渐表现出谨慎的乐观态度。 2010年,当他收到“杰斐逊主席”时,他就中国天主教沉宗福与英国学者海德和博伊尔之间的关系发表了演讲《思想交汇:17世纪的中国与西方》。他认为,这种接触在现代时代,西方和中国也是令人钦佩的。沟通应该加深。可以看出,历史学家对现代中国历史研究的理解也是追求发展和变革的过程。

发现中国

在现代世界,西方已经走向现代,但为什么中国落后于现代?

史经谦在追求中国400年的历史的同时,始终表现出从“过去”追求“现在”的努力。通过对石景谦的长期观察,我们可以发现秩序崩溃与重建之间的相互作用,长期停滞逐渐被缓慢的演化,传统文化因素和新外部起伏的线索所取代。想法。

费正清曾指出,在石景谦的作品中,“1644年明朝的灭亡在1911年的清朝发现了某种回声,即使在蒋介石和国民党的失败中也是如此。同样地,1644年以后的满族征服中国也可以找到与1931年至1945年间日本征服企图相同的路线。“也就是说,中国历史似乎以无穷无尽的方式重演,因此很难在保守的内向和开放之间进行导航。

中国必须先解开这个谜团才能走向现代。破解这个难题的难度也是中国人民苦难的根源。在《王氏之死》的前言中,石景谦将大王比喻为一块石头,当大海在潮落时,当石头在阳光下晒干时,在它上面蔓延的颜色会消失,但当它落在他的手掌中时,他知道石头本身正在将热量传递给容纳它的血肉。石景谦历史研究最宝贵的一个方面就是,这段历史的温度,无论是最高统治者,还是普通甚至是最低级别的穷人,都把它们看作是值得凝视的生命。

《雍正王朝之大义觉迷》主要写皇帝战略,但往往它仍在寻找市场。在这个特殊的案例中,书籍的传播,街头的谣言,人员的参与,案件的审判,甚至正在采用的道德训练手段,都体现了中国独特的社会氛围。雍正试图通过儒家“文化建构论”打破“华夷的辩护”,用“命运”解释中原统治的合法性,但证明了中国外国统治者的历史被合并。法。正如费孝通的社会学分析,中国传统社会的本质是地方性的,其基层结构和制度是非常扎实的,是道德,法律和规则的基石。然后,通过史经谦的潜在意识写作,突出了它。显示了模糊纠缠中包含的逻辑连接。

中国,这个复杂社区的建设,它的历史惯性值得保留,哪些必须被抛弃,哪些需要创新?通过施敬谦较少“历史”的修辞,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对批判历史和历史的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