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丨信而富创始人王征宇回应你关心的所有问题

国内新闻 浏览(1960)

21st Century Business Herald 21 Financial APP Chen Zhi Shanghai Report

Since mid-April, the P2P platform listed in the US has suffered a series of business twists and turns. The lender’s principal redemption has been overdue, many senior executives have resigned, the stock price has remained below US$1, and the delisting crisis has occurred. The annual report has not been released. Triggered the performance of sustained losses. Even the market rumors that the company founder Wang Zhengyu was once "overhead."

In the face of many business twists and turns, the recent letter and rich decision to "let go free" introduced OET institutions comprehensive transformation loan business, but this move can restore the confidence of the capital market and lenders, can join the "win-win plan" to help lend If people get back the capital as soon as possible, can you let the letter and the rich get rid of the delisting turmoil, can you let the letter and the rich reverse the previous performance and continue to lose money?

Recently, our reporter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the founder of the rich and founder Wang Zhengyu, responded to a pair of hot issues.

Can you keep the stock price without leaving the market?

《21世纪》: Why did Xinhefu choose to introduce Hong Kong Outjoy Education Technology Co. Ltd. Does this have a consideration to keep the stock price from delisting?

Wang Zhengyu: As early as two years ago, we have started to lay out the loan-promoting business. The reason is that the relevant departments of the state may not allow tens of thousands of individual investors to invest in P2P platform investment. Second, in terms of interest rate setting and risk management, China has certain policy restrictions on license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The loan-sending business has a lot of room for development. Therefore, it took us less than a month to communicate with OET from the contact and signing the agreement.

xx为什么选择贷款机构?这也是当前环境中的操作选项。首先,P2P同行的引入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不能带来新的概念,资本市场可能不会投票。其次,引入有执照的金融机构更加困难。因此,无疑是目前贷款机构的选择。环境中更合适的选择。

至于是否考虑“保留股票价格而不退市”,我个人认为我们有责任从公司发展或大多数股东和贷方的立场获得利益,所以我们希望通过首都。该操作使新福的股价反弹。当然,我们正在与OET进行谈判,不仅要讨论未退市的“技术处理”,还要讨论未来几年的业务规划,以及如何让股东重新获得长期收益。

《21世纪》:新福和OET贷款机构之间的合作是否确保公司不退出市场?

王正宇:目前,我们和OET将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合作:一是投资股份;二是合作成立项目公司开展贷存业务;第三,双方已达成共识,并向信托丰富的平台贷方提供相关信息。健全的基金赎回计划是向贷方提供公司未来发展所产生的一些价值。

应该说,目前的资本市场对此持谨慎乐观态度,从股价表现可以看出。合作协议公布后,股价已从0.22美元的最低点反弹至0.5美元,当然要摆脱退市的风险。我们还需要尽快登陆新的贷款发送项目公司,以便能够产生预期的结果,这将推动股票价格回到“安全线”之上。

目前,根据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规定,只要股票价格在6个月内回归1美元,就是“没有”。如果股价继续低于1美元,纽约证券交易所可能会发出一封信,提醒退市风险。截至目前,我们已收到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两份通知,一份是关于股价的通知,另一份是及时发布年度报告的提示。目前,我们正在努力发布年度报告。

《21世纪》:是否可以理解未来新项目贷款借贷机构的表现将决定未来的股价和退市风险是否“已经解决”?

王正宇:我们希望这个新的引贷项目公司能够取得好成绩,但在实际运作中,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快落地速度,因为贷款诱导机构需要在此基础上获得ICP互联网。营业执照)资格,注册资金到位流程的完成,公司的经营章程和管理结构的合理化等,我个人估计需要1-2个月。

遇到困境

《21世纪》:如今,市场非常关注新福的P2P业务是如何“善后”的。自4月中旬以来,许多投资者在逾期付款和收款方面遇到了延误。新福如何打算解决这个问题?

王正宇:过去,信托和富平台贷款人的回归主要是通过两个渠道,一个是借款人的还款,另一个是通过债权转让撤回项目。自4月中旬以来,许多贷方确实发现债权转让的等待时间变得更长。原因是当时流入平台的资金变少了,但贷款人要求提前偿还债务的资金需求增加了。在这种情况下,这将发生。

因此,我们正在加速借款人的复苏。自4月中旬以来,我们还采取措施,从P2P业务中收回的资金将不再被释放,并且所有投资者将被给予缩短贷款人取回本金和利息的时间。

《21世纪》:这是否有效改善贷方收回本金的节奏?您能否披露当前贷款人回报的大致比例?

王正宇:自4月中旬以来,我们每月实施三次还款,每月还款比例相对稳定。我们的策略首先是,不同的贷方的投资贷款金额和匹配的借款目标是不同的,因此他们收到的实际金额可能会有所不同。

目前,我们不会公布整体收益率,因为我们不希望每个人都计算每月付款的比例和多少时间,这可能会引起市场的误解。因为目前的收集环境不是很乐观。

《21世纪》:收集环境不乐观,主要表现在哪里?

王正宇: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随着行业的波动,互联网上的互联网上有很多借款人。有很多说法可以省钱。许多借款人希望看到P2P平台的情况,因此他们无需偿还这笔钱。这也是我们现在经常提到的逃避债务的问题。坦率地说,行业逃避债务的现状要比以前糟糕得多。其次,有关部门采取的一些措施,导致收款的法律压力,一些电话收款或门到门收款,逾期借款人将逾期,收款压力很大。

因此,虽然新福正在压缩整体运营成本,但对收款的投资继续增加,包括引入各种信用报告方法和司法收集方法,以提高回收率。

《21世纪》:根据华侨城与OET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OET将在未来6个月内投资1亿元收购该公司的A类普通股。现在如何使用这笔钱?你是做什么的?早些时候,许多投资者希望这笔资金可以用来支付他们的投资资金。你觉得怎么样?

王正宇:我们认为,产卵的母鸡,我们不能把它切割给大家,但应该让它继续下蛋。 1亿元,是用来产卵的母鸡,它会产生更高的价值,很可惜要分割它。

事实上,即使资金被分割,它也是一个下降,它无法解决归还借款人所有负责人的问题。但是,如果你让它产生价值,你可以获得好几倍的好处。因此,这笔资金将用于发展贷款保险业务,并促进这家新的贷款公司的运作。

贷方是否支持“双赢计划”?

《21世纪》:最近,这封信已经发出双赢计划,能否真正帮助借款人取回所有本金?

王正宇:关于这个双赢计划,我们与合作伙伴,公司股东和董事会进行了深入的沟通,以形成这个计划。具体而言,我们愿意将公司1/3的股份提供给贷方,将1/3提供给合作伙伴,将1/3提供给现有股东。通过这种机制,我们希望贷方,合作伙伴和股东。可以从公司的业务转型和发展中受益,对于贷款人来说,他们还可以加快他们的资金回报除了借款人的回报,他们还可以从公司的未来发展中获得“红利”。

至于双赢计划是否可以涵盖借款人的所有本金还款,我只能提供的估计。在理想条件下,未来3年信托贷款业务贷款额将达到200亿元。按照2%-3%的营业收入计算,形成60-80亿元信贷交易,可创造约20亿元的年营业收入。根据7倍的市盈率,该公司的市值将回升至140亿元人民币(约合20亿美元),因此贷方应该能够获得超过40亿的市值(即600多亿)百万美元)基于持有的1/3市值。从理论上讲,它可以弥补借款人本金的大部分回报,因为这个数字接近我们现有贷款人的未偿还余额总额。

《21世纪》:未来三年贷款融资估计200亿元是否过于乐观?

王正宇: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内部估计,未来六个月左右我们可以获得25亿元的贷款融资。对于未来三年的200亿元贷款融资规模,我们估计这一点。未来,中国的消费信贷市场将是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我们只削减了该市场1%-2%的市场份额。它几乎将达到200亿元人民币。目前,我们还与合作伙伴和潜在合作伙伴进行沟通,以估算可获得的可贷资金数额是否能达到这个数字。我相信我亲自到场。与目前推广贷款业务相对较快的P2P平台相比,我们的业务规划量仍然相对较小。

当然,这不是公司承诺的业务规划指标,我们会尽力实现。

《21世纪》:贷款人目前的回应是什么?

王正宇:目前,一些贷方更加活跃。我认为这是一个加速校长回归的叠加者。它总比没有好,所以我签了协议;

还有一些贷款人犹豫不决。他们还在计算。他们继续依靠借款人收取款项并转移信贷以获得本金回报,或选择双赢计划。毕竟,双赢计划需要贷款业务的合作转型和发展,以便公司可以拿起市场价值来支付大量的本金,这可能听起来像几年,并将比借款人要求恢复和债务的要慢。

一些贷款人仍然更担心。首先,交易结构更复杂。其次,他们过去遇到了过期的问题,所以他们担心这会帮助他们达到加速本金回报的效果。因此,我们的下一个优先事项之一是使交易结构清晰并理解他们的理解。

认股权证只能实施。公司将向SPV发行相应的股票,然后SPV将买卖股票并将资金返还给有限合伙企业,最终将放在贷方的口袋里。

目前,中国没有认股权证的金融工具。因此,国内有关部门也对双赢计划持谨慎态度。例如,公司是否可以实现新的贷款 - 赠款业务发展目标,是否可以兑现认股权证,以及贷方的主要回报要求是否满足。

监管机构正在仔细评估“双赢计划”的可操作性

《21世纪》:我听说必须真正实施双赢计划。仍有许多法律障碍。特别是,中国不允许贷方直接持有美国上市公司的股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将询问双赢计划是否符合相关规定。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王正宇:确实有很多运营问题。由于这封信和富人在美国上市,美国上市公司的股票将被发送给中国的个人投资者。他们必须出售他们的股票,需要跨越许多政策障碍。

具体而言,如此多的贷方难以在短时间内直接持有和交易美国公司股票。与此同时,美国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亦会质疑向普通中国银行发行美国上市公司股份的合规运作。

现在我们要做一些创新的交易架构设计,即让贷方建立有限合伙关系并将其转让给有限合伙关系的P2P索赔,然后使用特殊的特殊项目公司SPV机制作为转让,第一个一代是值得信赖的。在实际操作过程中,SPV公司负责股票交易,获得的资金转入有限合伙企业,然后根据不同的投资金额返还。这种方法的优点是解决了中国人“持有”美国公司股份的问题。其次,美国上市公司可以将其股票“划分”给中国相应的贷方。

我们现已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报告此交易结构。

P2P行业反思

《21世纪》:你已经提出了这个前提,这封信充满了“长期”。通过持续的服务,它为用户提供了粘性,鼓励他们旋转和借用。最终收入可以支付客户的成本并创造利润。现在这封信和丰富的财务报告显示该公司年复一年地亏损。这是您当时设置的错误商业模式吗?或者外部环境是否在变化,导致这种商业模式在中国难以接受?

王正宇:事实上,要做“长期”的商业模式,美国有很多成功案例。一开始,我们设想它在中国也有巨大的市场机会。低利率,低成本,低成本的贷款当然不能同时承担全部成本,但如果借款人可以重复使用以帮助客户继续积累信贷,他们可以做长期业务,然后收回成本并创造可观的利润。

作品中遇到的变化被低估了。这件作品不再有效。

其次,这种商业模式不能自行限制。它要求客户重复使用,客户必须不断增加借款额,业务发展规模不断扩大。但是,目前中国的P2P产业遇到了一个特殊情况,即“三降”要求平台规模,借款人数量和借款人数量应减少。

但我不认为新福的商业模式在中国“不相信”,但市场参与者,监管者,借款人和投资者都被这个“快速增长”的行业所淹没。行业规则如果没有建立,贷款人不知道投资风险,平台从业者还没有看到业务将会变成什么样的模型,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

因此,公司很难成为高分,大规模客户,低成本运营,大规模扩张的机构。这反映在我们业务的持续亏损上。我可以给你一个帐户,我们平台的逾期水平(主要是一个月的贷款),几乎是4.7%-4.8%,相当于我们平台的贷款风险率是5%。根据国家规定,贷款利率不能超过一年。 36%(每月费率不超过3%),因此我们每笔贷款将损失2%,我们损失的越多,我们损失的越多,这是我们持续亏损的原因之一。

最初,我们认为通过贷款人的反复借款和信贷水平的提高,贷款风险水平将继续下降。例如,如果风险率降低到3%,业务将盈利,但这需要长期运营和大规模业务的积累。根据监管要求,我们不能等待这个转折点。

但是,贷款援助可以解决这种商业模式面临的两个主要难题。一是贷款发送业务带来的大量机构资金,解决了资金问题。第二,贷款宽松业务可以通过与持牌金融机构的合作进入中央银行。信用报告系统改善了贷方的信用记录,有效控制了贷款风险。这是我们决定转换贷款的不可避免的原因之一,因为它可能使我们的商业模式最终成功。

《21世纪》:结合这封信并丰富了一系列业务曲折和亏损以及贷款人的逾期状态,您认为当前P2P行业需要解决哪些问题?这封信和富人的反映是什么?

王正宇:国内P2P产业发展还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政策并不完全相互匹配。例如,监管机构要求P2P平台遵守信息中介责任,不是为了保护资本而不是为了保护利益。与此同时,中国的整体环境并不能保证P2P平台并不保证利益,而且它具有非常严格的纪律态度。事实上,一个非常不合规的P2P平台,如果它可以帮助贷款人拿回钱,基本上“没什么”。一个真正不保护自己并且不保护利益的平台可能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这是政策与法律之间的问题。

第二,当前P2P行业存在一个大问题,即贷款人只负责投资,相应的投资权利得不到充分保障。换句话说,在P2P平台投资决策过程中,在P2P公司的日常管理过程中,投资者的权益中没有任何“代表”。例如,在发展的早期阶段,美国P2P行业也由散户投资者主导,后来发展成为机构投资者(散户投资者将资金交给机构委托投资)。在机构投资者与P2P平台的商业合作中,机构投资者将严格定义P2P平台的风险等级,风险保护是什么,信用机制应如何运作。这些必要的“监督”措施通常在国内P2P行业中不存在。美国的P2P机构,如Lending Club和Prosper,尚未完成其股票,但他们已经完成了这一转型,因此他们受到机构投资者和贷方的监督。

因此,国内P2P平台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由于这个问题尚未解决,贷方的利益从根本上是不安全的。无论人们怎么说,无论监管机构如何努力工作,贷款人都无法承担风险,也无法承担风险。这是我们整个行业需要考虑的问题。

第三,P2P行业承担了相对高风险的贷款客户,但P2P平台对这些借款人没有任何纪律机制。许多P2P平台借款人不进入信用信息系统,并且该集合受到许多限制。这将是不可避免的。目前,一些平台反映了这种高风险,有些平台尚未得到反映。在这样的环境中,如果没有引入信用信息,则不会引入与许可金融机构相同的信用信息。如果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法律将不会帮助他们对抗旧的,但只对收集施加限制。因此,行业的竞争地位和P2P平台所涉及的市场是非常不公平的。毕竟,它们需要高昂的资本成本,高风险成本,高运营成本等等。在这种情况下的问题是高概率事件。

我必须承认,新福并未被业内上述问题所低估。风险特征,资本成本,信用报告环境和市场运营特征的估计不足,我们在运营扩张过程中犯了很多错误。

“无效的”岁月

《21世纪》:从去年第三季到今年4月的谣言,你曾经“头顶上”,原因是什么?现在,你重新掌握这项工作的原因是什么?

王正宇:所谓的“间接费用”是因为公司希望走专业经理人管理的道路,特别是当公司陷入困境时,股东和董事会希望继续寻求新的业务方向,寻找新的,更积极的,更适合管理人员的管理公司,我个人支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没有“开销”问题。

客观地说,从2018年第三季度到今年4月,公司的管理层和董事会一直在寻求新的管理模式,包括6月中旬推出的战略合作伙伴,并且公司还将引入新的管理结构。

至于我回到主持工作,主要是因为公司自4月中旬以来遇到了困难,一些管理层离开了,我觉得有责任站起来解决公司面临的困难,是否可以最终解决。

《21世纪》:自4月中旬以来的运营困难是什么?

王正宇:4月中旬,我们发现公司的营运资金面临巨大压力,贷款人的赎回存在问题。例如,如果贷方想要支付,则必须根据严格的赎回方法退出。

那时,许多员工都觉得“天空会坍塌”。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相当一部分管理成员正在离职,每个人都担心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我觉得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在这个时候,无论职位如何,都要站出来解决这些问题。直到今天,我们仍然面临着这些业务问题。

《21世纪》:从2018年第三季度到2019年4月,当你没有主持这项工作时,这封信怎么了?

王正宇:如果我恢复,我个人觉得,在4月中旬之前的半年,应该及时采取的一些措施尚未实施。

首先,公司需要给它施加很大的压力,但我们还没有做到。

二要严格加强风险控制机制。但是,我们没有采取果断措施。自2018年以来,整个P2P行业的借款人意愿恶化,风险水平不断提高。我们应该采取积极和果断的措施来遏制不断上升的商业风险。虽然我们公司的财务数据与行业数据相比并不差,但风险的上升趋势是显而易见的,但我们并没有积极采取果断措施来抑制这一势头。

第三,要更加积极地加强机构合作,引入引贷资金,降低个人投资比例。但这些努力尚未得到积极推动。在引入贷款机构的问题上,公司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但公司最初的决定并不是决定性的。对于以上三点,我认为我们应该总结一下课程。

《21世纪》:在您不主持期间,谁负责公司?

王正宇:当时有一个联合CEO系统。联合首席执行官是美国人。那时,他仍然认为应该积极引进高级管理发展业务,按照正常的业务轨迹发展公司。也许他没有意识到中国P2P产业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形势。回顾过去,我们应该采取一些措施。

从新福公司的发展来看,我们认为公司在此期间遇到的一些业务问题是由历史引起的。其中一些已得到纠正,但没有时间纠正它们。有些问题也需要扩大一些新的道路,所以我们不追究个人责任。

曾芳)